【孙志超】不要再拿赠品了吧

- 编辑:admin -

【孙志超】不要再拿赠品了吧

  前几天去一家水果超市,店员喜滋滋拿出赠品,一个颜色鲜艳的环保购物袋,不过我很快就婉拒了,虽然那购物袋看起来很可爱。

  这几年因为租的房子小,自己也定期清理住处的杂物,逐渐有了深刻的感触。 人生啊,到底要驮着多少用不到的物品老去? 明明日常所需就那么一、两个杯子,常穿的衣服就那几套,用惯的锅子碗盘,合脚的鞋子,甚至,为了环保之名,却因为数量不断累积,早就不环保的环保购物袋……种种物件围绕皮囊,日积月累,都长成占地为王的怪兽了。

  由于整理的过程,才有了的机会。 厨房就像人生的黑洞,堆着各种颜色各种材质的环保购物袋,藏着没有拆封的大会或周年庆拿到的T恤或马克杯,也有整组玻璃杯,或材质不是太好的箱子盒子,还有参加旅行团拿到的那种写着旅行社名称却不是太好看也不是太耐用的背包或收纳袋或帽子,以及不知参加什么活动拿到的开瓶器、削皮器、化妆包,甚至有不少已经发黄或脆化的塑胶密封盒。

  很多百货公司周年庆或特卖会的赠品,都是凭着一定金额以上的消费,还排了有点长的队伍才能兑换,就跟参加登山健行或加入新会员可以拿到的赠品一样, 刹那间只想着“赚到了”、“不拿真是可惜”。 但是那些赠品如果排不进日常生活,也只是堆积在黑洞里,成为无用的岁月之谜。物品没有了用处,除非可以变卖生出钱,或恰好送给有所需求的谁谁谁,否则那就只是列入被丢弃或回收的等待名单里。 而多数人,根本连整理丢弃或回收的动机和力气都没有。

  然而堆积的癖好往往起因于无意识的收受,或源自于收藏的动机,也有可能是那种“往后应该会用得到”的节俭心态。 每次顺手拿了,再顺手塞进橱柜。 一年经过,或十年经过,有没有那个东西,日子都如常往前,日复一日。

  这几年,我常常到了实在不得已的时候开始清理杂物,譬如清理从旅馆拿回来的丢弃式牙刷牙膏、纸拖鞋,已经过期好几年的日历手册和已经过期好几年的包装茶叶,或已经发霉的不知名补品。 那种印着公司logo的纸扇、本子已经清掉一堆,但明明天热的时候就开冷气要不就是开电风扇,拿到纸扇子的时候或许只想着能抢到一把真是开心啊!

  日本一些医生已经发表过类似的研究,人到晚年,会逐渐整理收纳的能力,无法判断什么东西要留着,什么东西应该要丢弃,长年累积下来,就被杂物包围。 就算再怎么宽敞的住居空间,日常活动范围大概不到十几平米,在这十几平米的空间里面睡觉、吃饭、看电视、发呆,对于满屋子杂物失去整理的力气,逐渐,也才有了老人垃圾屋的社区问题。

  因为定期整理那些稍不注意就数量膨胀的赠品,那些好几辈子大概都用不完的购物袋、保温杯、马克杯、化妆包、开罐器,也就开始和。 不断提醒自己,同样的东西不要再因为免费就带回家,不要因为长得可爱或好看或限量就一定要排队拿到手。 想想家里橱柜那些黑洞,那些长年得不到关爱,没办法一展身手的赠品,差不多是时候要有所,要懂得了。 虽然免费赠品可以快速产生“赚到”的幸福感,但只要在脑袋瞬间出现“用不到”的指令,就要立刻婉拒,我已经开始这么做了,觉得那样的自己,真是清爽帅气啊!

  最后,如果学会了不要赠品之外,还能把家中不用的物品捐给需要的人们,就更有意义了。断舍离,不是一味的弃,也包含了对世界的贡献。

  早两天偶然听到徐小凤的《随想曲》,年青时对歌词只有字面的理解,抽象地觉得有理;现在重听,已是人到中年,才真有少许体会。

  歌词第一句“前望我不爱独怀旧”已有深意,与齐克果在日记里写下的名句不谋而合:“正如一些哲学家说,人生必须借着回顾来理解;这说得对极了,不过,他们忘记了的是,人生也必须是向前而活的。”不是不怀旧,不追忆似水年华(因为回忆往事可以帮助理解人生),而是不独怀旧,即不一味怀旧。 歌词是“不爱独怀旧”,那个“爱”字十分重要——假如不但一味怀旧,还乐此不疲,那就成为回忆的俘虏了。

  “独”还可以解作“独自”,不爱独自怀旧,意味着与他人一起怀旧倒无妨。是哪样的“他人”呢? 当然是与自己共同经历过去的人,有这些可与一起怀旧的人,往事自有可珍惜的人情,是甘是苦,也值得回味。 此外,一起怀旧时,各人的角度未必相同,也足以互相提醒和补充,免得无意中扭曲记忆或故事了。

  歌词里有这么两句:“名利我可以轻放手”和“渴望是心中富有,名和利不刻意追求”。 寻求知识学问的人自然是渴望心中富有,但心中的“财富”不限于知识学问,还有、爱心、感、社会关怀等。“名和利不刻意追求”里的“刻意”两字听起来很奇怪,难道追求可以是不刻意的吗? 不刻意追求,那是追求还是不追求? 我认为“不刻意追求”的意思是“既不追求,也不”:不追求名利的人可能在因缘际会下得到名利,既来之,则安之,不冲昏头脑,也不故作清高;另一方面,由于不刻意追求,假如得到的名利随即失去,也无所谓,故曰“可以轻放手”。

  这种对名利的态度似乎是基于宿命论,即歌词说的“是我的,虽失去他日总会有”,所以才“不惯全力寻求”。 然而,这也可以不是宿命论。 就算是不追求名利的人,也难免有其他追求,例如追求学问、追求爱情、追求完善、追求改进社会等等;若是全无追求,人生便谈不上有何精彩可言,甚至是索然无味了。 虽没有接受宿命论、认命而不求,但也可以“不惯全力寻求”,而是抱着有弹性、有余地的追求态度:不是不求,但不,在适当的时候放手,因为明白到不放手也还是不会得到的。

  不,在感情上也应如此。 情爱以至为重要,如果到了“难辨你的爱真与否”时,就要有“轻放手”的准备;如果决定“放手”,就要视为“缘尽”,明白到“想要留亦难留”,不放手不行。 几许爱情悲剧,就是因为死不放手而引致的。 (当然,这不,是知易行难,但我没有说容易做到啊!)

  人生有喜亦有忧,有春自有秋,在这忧喜春秋中历练过,有一天可能领追求之道。 到时,虽有追求,不真的是“心里无欲无求”,但不为追求所囿,便能够“拥有轻松的节奏”;“温馨的爱意”仍在,但不是劣质烈酒般的,而是深刻绵长,“好像醇的酒”。 做到那样,便离心灵的不远矣。